廿四味。

细雨纷飞在这个樱花羞涩的午后,世界湿润暧昧起来。
恍惚梦中下意识的闪躲,心下便承认这一份久违欢喜。
可即便是憧憬那一缕美好,我却又不成全。
我的心脏终又属于我,经不起蹉跎的茧,惊恐再次的谋杀。
跌碎的梦境,一如冬日呵出一团迷蒙雾气,自身体深处,渴望与朦胧细腻的交融,而后消弭无声。
不成全的,从来都是我自己。

随笔。

明明是乱糟糟的房间,凌乱了冷寂的空气。

折射地板上的光线,忽明忽暗,影影绰绰,明明灭灭。

爬上足尖的尘埃,在风中几近落定。

右耳察觉来自异世界传来的声音,辨不清情绪如何,却默然自在。

直白刺眼的光,沿着薄薄的眼皮环绕成浅浅。

脑海里映射封锁的摩天楼顶,意识中的腊月寒风也寥寥无几。

兴许只是魔怔了,否则欢愉在身边时,眼中的一切那么真切。而某些时刻却都空虚幻灭。

如若一世则是一时,那我大概仍在寻找那值得一世的一时。

若不是你,我倒怀疑自己是不是一朵过眼浮云。